燃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遗梦似梦在线阅读 - 第十八节 第四梦 孤儿

第十八节 第四梦 孤儿

        第一部        交错的时空        第一章        现世日常

        第十八节        第四梦        孤儿

        关上房间的灯后,窗外的光线照进来,雪花这边的夜景比月晴的城市还要美丽一些。虽然没有月晴那边的建筑工地的声音,但小区附近的公路上时而有各种车辆驶过的声音,她在窗台上坐下来,在房间昏暗柔和的光线下欣赏窗外的夜景。直到有些累了,才跑到床上趟下来休息。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预感,今天晚上还会见到前几次梦到的那个怀孕的年轻女孩。月晴现在想起来没有感到害怕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反而有一些亲切感,人家都说女人的直觉是超准的。

        月晴想着便闭上了眼睛,今晚没有一点失眠的征兆,她觉得自己很快就睡着了。

        ...........................................................

        女人的直觉果然很准,月晴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再一次在梦中醒了过来。

        又是一个白天,这次是在一个非常大的建筑物里,三层,一层有很多的人在或站或坐在这里,中央有个台子,几个穿着戏服的人在咿咿呀呀的唱着什么,月晴完全听不懂;第二层层有很多类似于包间的地场所,每间都挂着统一样式的精美的纱帘,大部分都是半开着的,有的直接全部放下来档住里面的人和物;第三层看不清楚,只远远的看到有桌子。

        月晴的意识出现在二层的一个包间里,这房间里有不少人,月晴发现居然大部分都是见过,包括那个和怀孕女孩坐在一起的男人都见过,在那个三堂会审的门外。叫什么哥来着,哦对了,枫哥。

        上一次月晴感觉自己的行动受限,这次倒没有这种感觉了,整个房间尽收眼底。房间里人很多,最显眼的还是坐在桌前的年轻男女,月晴的目光首先被那女孩,哦对了,已经怀孕的不能这么叫,虽然她很年轻。月晴的目光首先被这个叫芙儿的女性手上拿着的一个块发光的石头吸引了。月晴很快就认出来,那是她几次都能见到的那块,不过颜色变了,非常明显和以前不一样。这次是有一些亮的蓝色,应该说是青蓝色,没有了以前死气沉沉的感觉。

        说是手里拿着,其实,她并没有直接触碰这石头,那石头上还有一层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装饰包裹着,有些像布,又有些不像,颜色和那石头的颜色很配。花纹也非常漂亮。像是绣上去的什么图案,月晴仔看去,看着有些像花鸟图,绣的真是精致,在这么小的东西上能绣出这么漂亮的图案,不知是哪个手巧的女孩。

        这装饰上还连着一条漂亮的珍珠链子,挂在夫人的脖子上,链子很长,长度刚好让那石头能够垂到夫人的肚子那里。肚子很大了,夫人拿着石头的手便放肚子上,月晴看着和姐姐当时七八个月时的肚子差不多大。

        这肚子长的真快,虽然月晴不知道这里和自己长活的地方时间是不是一样的,但这肚子里孩子长的真的挺快。虽然这么多人陪着,夫人似乎并没有太高兴。淡淡的愁容挂在脸上。

        “夫人,这可以她们寄怅亭有名的唱角儿,平时都不会轻易出台,一听说今天他会登台,这寄怅亭所有的包间的不到一个时辰就满了,就这包间还是侯爷好不容易讨来的呢。”站在夫人身边的那个叫小叶的女孩说道,月晴记得她,上次的梦中的亭子里她和那个叫红儿的女孩一起都在的。

        “这还得多亏了我那好友,等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打听到他也订到包间后,便去向他讨来,很是费了一番口舌,听说他本是要接待一位生意上的朋友,本来也是不愿让的,好在最后还是让给我了。芙儿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听这些的吗?怎么这反而有些不太高兴。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啊?”侯爷在旁边关切的问道。

        “枫哥,你别担心,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有点担心。”芙儿转过头微邹着眉用温柔又好听的声音说道。

        “担心什么?”

        “担心这个孩子。”芙儿低下头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她的动作看过来。夫人接着说道:“山庄那边最近又来了几次消息,已经可以确定是这个孩子了。那边一直在建议我回去休养。这孩子....,也不知是福是祸,枫哥,连累你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不愿被束缚的人。”

        “芙儿,你怎么能这么说,且不说这孩子也是本侯的,有人要来暗害本侯的子厮,本侯本就会不顾一切护着他,岂有被连累的道理,只说咱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才最终能够在一起,本侯岂会弃你不顾。人家说孕妇就是爱胡思乱想,本介侯也理解,但是你这大着肚子,就不要因为这事想这么多了,我从来不觉得被连累,你如果实在为这孩子担心,我陪你一起回山庄去,大不了我住在庄外,每天都去看你就是了。”侯爷赶紧说道。

        “可是。。。。”芙儿抬起头欲言又止。

        看夫人如此情形,常矜在后面说道:夫“人不必如此担忧,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夫人的。”他旁边常槐面无表情的站着,听到这话,感觉又站直了一些。

        “我不忍看你们如此牺牲下去,都是鲜活的生命。”夫人神情更加感伤起来。

        “夫人心善,实在不必为我们伤神,兄弟们从来都知道面对是什么。这都是我们存在的意义所在。”

        听他们这对话,月晴直觉这前面应该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夫人没有被这话安慰到,微叹了口气,这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月晴觉得如果长期和她生活在一起一定会很累。

        “芙儿,要不我们出去走走吧,散散心。”侯爷看她没有好转的表情提议到。

        “也好。”夫人说道,小叶赶紧过来扶她。

        “来,本侯扶你。”那边侯爷说道。

        夫人把手放到了侯爷的手里。

        从包间里出来,再从二楼走到一楼,可能是受到夫人情绪的影响,月晴对这热闹的寄怅亭也没有多少兴趣。

        几人从一楼大厅横穿而过,大厅行走的人一看这又是侍卫又是侍女的就知道是大人物惹不起,纷给让路。外面的天气有些灰暗,和夫人低落的情绪相互影响。

        大街上一看就是非常繁华的地段,来往的行人和贩货的商贩让整个大街都非常有活力,也有没活力的墙边坐着一些乞讨的人,要死不活的摊在路边,见到有钱的人,便伸出手,要吃的。见到夫人这群人出来,附近的几个乞丐赶紧蹭过来,对了夫人乞求道“菩萨,给点吃的吧,我们都三天没吃饭了。”夫人示意小叶给他们点施舍,立即又有一群围了过来,月晴还没见过这阵仗,现代社会可没有这样成群的乞丐。门侧立即走来一队和常矜穿着类似,但是颜色不一样的人走过来,挡住了这群乞丐,侯爷赶紧带着夫人离开了这里,小叶在后面留了一个侍女给这些乞丐发施舍。

        ...........................................................

        说是出来走走,结果却是坐马车,夫人家的马车很是豪华,首先是非常大,月晴看差比她房间的那张床还要大很多,月晴的那张床是她们三个女孩中最大的一张床了,双人床,虽然只有她一个人睡。暗红色为主要基调,车顶四周都挂着丝绸以及艳丽的流苏装饰。左右两边各有两扇竹制的栏窗,里面挂着纱制的窗帘。车前挂着一个木制的牌子,上面写着什么字,月晴并不认识,可能是为了让主人上车的时候更加方便的缘故,车前马夫坐的地方也很大,车前四匹马并列在一起。

        见到侯爷扶着夫人走来,马夫利落的拿出两层的台阶放到车辕下,一众人扶着夫人上了马车。侯爷扶着夫人在窗前的长凳上坐好,便与她坐在了一处。小叶也上了马车,此刻也跪坐在夫人身边。

        月晴意识和他们在一起,突然觉得这次的梦时间有点长,像是前几次都是很快就醒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了。不是月晴不喜欢看电影,关键这剧情没有多精彩,虽然作为女主角的夫人看起来有些亲切,但是一直观察别人的生活会感到无聊的。

        “夫人,喝点茶吧。”小叶的声音把月晴刚跑毛一小会儿的意识又给拉了回来。月晴这才看到马车内还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放着一些茶点,还有一个小香炉,看着很可爱。车后还一张床,比较小只够一个人躺一躺,差不多还月晴她们客厅的沙发一样宽,比火车卧铺是要舒服一些的。床边也有一个小几,上面还摆着一些书之类物品。竹窗内挂的窗帘是以浅红色为主色的纱,上面同样也绣着些花草的图案,还有一些小珍珠之类的点缀,看着很是美观精致,马车四壁上除了窗帘之外,还有一些别一些小巧玲珑的装饰。

        前面就觉得的这侯府很富有,那么大的府第,住的地方真气派,这次又深刻的感受到这侯爷家看来真的有钱,真会享受。

        “芙儿,最近的气色好很多了,看来确实需要经常带你出来散心。”侯爷把喂夫人喝水的杯子放下,对着夫人说道。

        “大致是这灵石的缘故,它一直都有滋养的功效,自从上回灵石突然亮起来后,便觉得身体被一股力量包裹,七长老特地交待我,石养魂,魂养石,自从确定是这孩子后,便让我把这灵石时时刻刻戴在身上了。”

        “甚好,可惜我无法目睹它的光华。”枫哥说道。

        月晴听的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夫人用温柔的表情看着他。“真希望是个男孩,也能让枫哥有个子嗣,我这身子骨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经得起折腾。”

        “只要你和孩子平安,什么都好。”侯爷摸着夫人的肚子说道。

        月晴听的一脸无奈,家庭伦理剧说实话她不太感冒。又无聊的听了一阵子,全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要不就是月晴听不懂不的话,她开始有些烦躁了,连马车渐渐离开了闹市也没注意。

        小叶打断他们说道:“侯爷、夫人,咱们是往城外走还是往因回府的方向走。”月晴才注意到他们已经走到有点偏的地方了。

        侯爷看向夫人,夫人转头看向窗外,小叶早已将窗帘拉开了一些。

        只听夫人道:“回府吧,我也有些累了。”正要转回头,不知看到了什么又转了回去,小叶和侯爷都向着她看的那个方向看去。

        “停下。”夫人说道。声音不大,小叶也没交待,但是马车确实停了下来。

        “怎么了,芙儿。”

        “枫哥,你看那个孩子。”

        大家都好奇的看向那边,月晴也看过去,这个地方完全没有刚才闹市中的繁华,没有多少人行走,他们这一行人有些显眼,一般也没有什么马车会停在这种地方吧。这里的房屋也比较普通,似乎是平民居住的地方,连乞丐也没有。哦,还是有一个的,就是夫人指的那个孩子。

        他缩在一家民居前的树边上,穿的很破烂,很小的一个孩子,不太显眼,不知道夫人是怎么在行走的马车中注意到他的,在这没什么人的巷子里也不知道能不能讨到吃的。

        “这孩子怎么了?有什么特别的吗?前子阵子南方也不太平,像他这样的孩子有很多。”侯爷说道。

        “枫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和这孩子有缘。我们收留他吧,就当给未出世的孩子积点福气。”

        “把那孩子带上。”侯爷对外面说道。

        “不,我想下去看看。”

        “芙儿,这......让侍卫们带回府中便是了。你这有身子,万一染上什么...”

        夫人脸上没有一点要退让的意思。

        “唉,好吧,我陪你去。”侯爷无奈的说道。

        一行人扶着夫人下了马车。

        ...........................................................

        走到近前,才看清那个孩子的样子,乱糟糟的头发,浑身脏兮兮的,和大多数的乞丐一样,身上有些臭味,脚上好像还受了点伤,看到这群人走来,没有上来乞讨,反而一脸戒备的样子。

        月晴看着他的表情,只觉得这孩子有些成熟,他看着也就不到5岁的样子,眼神中仿佛是十八九岁的经历。不知道这孩子经历了什么,他看着众人的表情有些狠,连月晴都能看到里面有仇恨的意思,不知是针对这群人还是这个社会,月晴突然有点被吸引的感觉。

        一个侍卫把他拉了过来,他有些挣扎,此时可以看到他的腿确实受伤了,而且还很新,没多久的样子。一条腿有点被拖着走的感觉,侍卫们把他拉过来后,他便站在那里,一脸倔强。

        小叶扶着夫人在准备好的软凳上坐下。夫人看着他,温柔的问道:“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边,怎么不去街上呢。”

        这小男孩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夫人。

        “你是怎么受伤的?”

        这孩子还是不说话。

        “跟我们走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好不好?”

        这孩子有了一点反应。“真的吗?”

        “真的,我肚子里有个未出生的孩子,等他生出来,你就陪着他好吗?”

        小男孩赶紧跪下来,哭道:“谢谢恩人,我会好好干活的。”

        “好了,别哭了,以后不会有再欺负你了。”夫人赶紧想要扶他,小叶走上前去把他扶了起来。

        小男孩站起身,眼神中已经没有刚才的戒备和狠意,但脸上还是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坚定,对着夫人说道:“恩人,....”

        然后就没了,久违的闹铃终于响了起来,月晴睁开了眼睛。

        真是一个挺长时间的梦,月晴坐起来,拿起还在响的手机,扫了一眼时间,便关掉了闹钟。窗外的天空还没有完全亮起来,但是已经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响了,车的、人的,路灯和建筑物的灯光把灰蒙的黎明完全照亮了。月晴搂着腿,把下巴放到腿上,想着昨晚的梦。与前几次相同,这次也是女主人公芙儿夫人的一部分生活片断,不过这次的时间更长,看到的更多就是了,这个梦一定还没有结束。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就不打算做什么特殊的处理了。

        “啊~,就这么梦着吧~~”月晴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不想了,听之任之,顺其自然,起床!”

        想着还得给在医院的雪花两口子送吃的,月晴就赶紧的起床去了厨房,利落的烧个汤,迅速梳洗了一番,便出门了,打算顺便在路上买点包子、油条之类的早点一起带过去。

        wap.

        /105/105648/27449415.html